世界顶级机器人专家谈“人工智能威胁论”

 智能大健康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2 15:36

  我们现在见到的机器人可能有人的外形,也可能就是一截机械臂、一个大机器你敢想象吗,未来机器人也许由无数个“细胞”机器人组成,不但有人形有自主意识,甚至可以跟《终结者》里那种机器人一样如水银泻地随意变幻外形,更能像人类一样,即使身上每天都有“细胞”老化死去,也一点不影响正常身体机能

  11月3日,全球多位权威科学家在北京集聚腾讯科学WE大会,探秘未来“小宇宙”。会上,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新型“粒子机器人”研究者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创意机器实验室总监、工程学教授Hod Lipson。

  机器人拥有自主意识甚至反噬人类,一直是很多科学家担忧和争论的问题。今年3月20日Nature杂志封面报道的新型“粒子机器人”能像活细胞一样集体移动,简单▽•●◆来说,就像人体是细胞组成的一样,这种“粒子机器人”也可能组合成真正能自主甚至能“再生”的机器人。

  “未来机器人会拥有自主意识,但我并不担心”。作为“粒子机器人”研究团队的领头人之一,Hod Lipson教授认为“不可避免会出现这样一天,这件事发生在10年之后还是100年之后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比较确信的是我们的孙辈所生活的世界里,机器将会有自我意识。”

  对于自主意识机器人威胁论,Hod Lipson用“火”的例子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火非常危险,也非常强大。但人类是否希望自己从未发现火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因为有了火之后,能做很多之前做不到的事情,比如吃熟食、取暖等等。具有自主意识的机器人既强大又危险,这个技术非常值得拥有,重要的是每个▪•★人都认识到这种机器人能够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,要确保将它用于好的事情上。

  “就像被很多人抨击侵犯隐私的脸部识别技术,却是寻找失踪孩童的一大助力;而可能发展为攻击武器的无人机,用在农业上,却是帮助农夫照顾作物的有益工具。所以,AI这面镜子只是放大了人类的心思和一举一动,AI要往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发展,还是有赖于开发者和使用者的意图。我们现在已经发展和运用了很多机器,而这些机器的数量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,总有一天人类将无法直接照顾这么多、这么复杂的机器人,我们要想办法让机器人自己来照顾自己。”

  Hod Lipson介◇•■★▼绍,所谓的“粒子机器人”系统由许多单独的单元组成,单个粒子呈简洁☆△◆▲■的圆盘状,内置电池、通信模块、小电机,以及独特设计的机械结构。粒子机器人的每个部件都很简单,不能独立移动。但如果把三个粒子放在一起,粒子在接受指令伸缩时,就会与另外两个“邻居”产生互动,你推我拽,完成直线行走。加入更多的粒子之后,便可以完成更复杂的△▪▲□△事情。由一群粒子组成的机器人,能在光线的引导下,四处移动、运送物体,以及躲避障碍物。

  科学界对Hod研发的粒子机器人技术的评价是将引领出第四波人工智能浪潮,机器将可能拥有以往人类独有的创造力。而这个“粒子机器人”的厉害在于,它就像组成人体的细胞一样,即使是有20%的粒子发生故障,整个系统还是能够保持运行,这也是系统生存能力的一个突破。Hod Lipson说,人身上每天不断地会有细胞产生、老化和死去,但我还是我,你还是你。现在建造一种机器人,像人体一样,能够用这些部件(粒子机器人)组成它,即使有部分损坏,它作为一个整体仍然像人体一样,可以正常运行。

  这一点和我们今天造机器的想法完全不一样。飞机由很多部件组成,其中任何一个部件失灵了飞机就不能上天。但粒子机器人组成的机器人更像一种生物体,有头脑能够自我去建模发展,或许◆▼未来也能修复★-●=•▽再生。

  Hod Lipson告诉记者,未来,“粒子机器人”要做得更小,将像上千万的细胞那样组成机器人来运作。所以用纳米技术或者至少是微米技术是下一个目标。在粒子机器人的每一个部件足够小之前,是不可能有实用场景的。

  “类生命体”的机●器人有什么好处?Hod Lipson说,生物体是可以百分之百循环的。比如说你吃了一种食物,你的身体会把它所提供给你的有用物▲=○▼质进行循环,对它实现充分的利用。未来,也许有一种物理的机器也能够实现这样的循环,由数百万、上千万的小部件组★△◁◁▽▼成,成为一种可循环的生态系统。而这种◆◁•机器人的初级应用,也许会出现在探索宇宙上,比如在探索月球时,这些机器人能够改变自己的形态去适应和探索环境。

  Hod Lipson告诉记者,自己的研究团队里共10个博士生,里面有4个中国人,而硕士学生中中国人就更多了,大概占到一半有10多个。自己大学的教职员工里面也有不少中国人。

  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发表论文的数量上,中国、美国、欧洲数量大致是一样的,Hod L•□▼◁▼ipson认为,在人工•☆■▲智能和机器人的世界里,世界确实是平的,大家分享意识非常强,这也大大促进了国际合作。Hod Lipson的实验室不论白天黑夜都有记者来探访拍照提问,而且有些时候会问非常难回答的问题。

  有人说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、机器人领域的不同是中国可能研究更偏应用,美国基础研究做得更扎实。Hod Lipson表示,自己并不认为如此,中美科学家两方面研究都有涉猎,在他自己▼▲的▷•●实验室,也是有的研究人员比较重视应用有的更重视基础理论。比如,他自己有一个项目是能做“抓”这个动作的机器人,研究人员会和工厂有很多的联系,去研究能◆●△▼●不能保证它抓10万次不出故障,也有特别关注于机器人创造力和自我意识的人,这个更具有哲学性的思考。所以,在更广泛的人工智能和机器领域,实用和理论基础性的研究都在广泛进行。

全民娱乐彩票投注